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> 赤多乡 >

赤桥:千年古村风雨录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20:4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天朦朦亮,富贵看看熟睡的妻子,扭头瞟了下可爱孩子的红脸蛋。 回想起昨夜的温情,不禁又在妻子脸颊上轻轻吻了一口。

  这个细微的动作惊醒了熟睡的妻子,妻子揉了揉睡眼,嘴里小声说,这么早,轻点,不要吵醒娃娃。

  妻子猛然伸出雪白的粉臂,俩手紧紧搂住富贵健壮的腰躯,嘴里没说什么,短暂的沉默后,富贵紧紧抱住可爱的妻子,撩开淋乱的头发,在前额使劲亲了一口。

  短暂的温存后,富贵披上了烂棉袄,拖拉上鞋片片,下地看看看地火,用火柱通开红焰,盖住火圈圈,在门圪唠后头拿上戳跺儿的木锤,走入院中树上伸手摘下沙口,这俩样东西就是赤桥戳草跺必用工具,也是吃饭家具!

  木锤是自做的,像和尚念经敲木鱼的小锤。一阵风吹来,富贵不禁打了个哆嗦,这天气,真她妈凉!呼蹙了一下鼻子,开开街门,独自走向刘啊桥!

  刘啊桥是晋水智伯渠流经赤桥的下游,水面宽阔,水不急不緩,是赤桥戳跺儿的最好地方,上游供村民生活饮用。

  就到年关呀,腊月寒天,但赤桥以做草纸为生,一年四季都不例外,男人下河戳跺儿,女人拾凳晒草纸,古往今来,已成习惯!

  夏天可好,只当凉快,天气转凉,气温下降,再冷也的光着屁股下水,唉,生活所迫,没法子!

  晋祠有水母娘娘的圣水,盛产优质大米,养活一方百姓,也就近水楼台,靠水吃水!

  稻秸,土话稻把子,聪明的古代人利用稻秸为原材料,土法做草纸,赤桥百姓靠天然资源,可以生产粗质草纸,也就是卫生纸前生,成为百姓日常必用品,家家户户离不了。

  富有的赤桥村民雇长工,短工,自己开纸坊,农忙下稻地种稻谷,秋后还是做草纸为主!

  碾草的老秋叔已经套好了驴子,用眼卡儿罩住驴眼睛,手里拿着小木棍,在驴毛上来回圪蹭,好把粘在驴毛上的杂物剥拉掉。

  嘴里叼着长杆烟袋锅子,深一口,浅一口,烟雾顿时笼罩老汉树皮般皱纹的脸庞!

  富贵礼貌的打了声招呼,大伯,起的早了,老秋头,咪眼一笑,年纪大了,没觉睡,早起活动活动筋骨,你娃娃也起的早了,精紧了啊,不跟你婆姨多睡伙,富贵羞红了脸,没吭声,

  河东了的小兰花,富贵不会抽烟,但老汉给,也没拒绝,心里说,男人还怕抽烟,老汉从怀里掏出一指宽的卷烟纸条,烟袋里抖出翠青的小兰花,富贵接过后,手指一转,虽然卷的难看,不过也像喇叭一样,用口水舔了舔烟纸,前面拧了个旋,叼在嘴里,像模像样的,老汉递过来缺灯儿,划了一下,富贵深深吸了一口,喉咙了发出扣扣的咳嗽声,一只手揉着眼睛,说,伯伯,这烟厉害了啊,够劲!

  伯伯,你抽过洋烟吗,我见马财主二少爷,去太原县烟馆吸料料,听说可贵了,抽一回,可以晋祠抓俩小猪儿。

  呵呵,甭说俩个,羊儿也能赶俩个,那是败家子,马财主气煞哒,磨房都卖了俩个, 咋穷人抽不起,黑膏膏坏人嘞,可多抽大烟,婆姨娃娃都卖了的了。

  岸边陆陆续续走来戳跺儿的工人,嘴里哼着黄调子,十月怀胎,哩个楞圪楞,有的说,高兴甚勒,是不是昨晚扒王寡妇窗怠圪来,半夜了狗儿叫的汪汪地!

  有个年长的工人打着哈欠,揉着金鱼眼,大家都过来一哈,东家说了,今天最后一天下河,过俩天开工钱,大家割肉过年,

  大伙听到这个消息,很兴奋,,一年到头盼什么,为的就是吃,喝,简简单单过日子,,

  有的来自五台,忻州,临县,远的河南,河北,尤其河南,大灾年,花园口决堤,有天灾,有人祸,死了几十万,遍地濸夷,民不聊生!

  为了求生,不远千里逃到赤桥村,能去哪里,冻不死,饿不死就可以了,赤桥民风纯朴,不欺负外乡人,只要你来,村里人也不排斥,,能干活,就给你一碗高粱米,

  今天是最后一天下水。 大家干劲很大,年长的首先带头,解下腰中的莎口,脱掉烂棉裤,由于长年下水,小腿上静脉曲张,疙瘩溜珠的,甚势怕人。

  富贵也紧跟着脱了棉裤,把棉袄搭在草垛上,露出结实肌肉,甭说女人看见流口水,就是男的看见也羡慕!

  但是岸上冷,西北风刮的,腊月寒天,条石上结了一匝冰凌块,一不小心会摔倒,磕的头破血流!

  戳跺儿工人好像习惯了 熟练往沙口里装碾好的熟稻草,黄不拉几的,像屙的大便一样,味道也相似,然后把木锤塞里面,麻利的扎紧莎口,手扶着岸边石头,慢慢下河。

  一排可以站三人,年长的站中间,负责喊口号, 河水漫过腰,水里不冷,但身上像刀割一样,木锤把上很快冻的滑滑的握也握不住,想想多冷!

  名字起的富贵,可是命不富贵。 年长的看见大家冷,喊到, 赤桥人,凉不凉,大家齐声应到,不凉!暖(nao)和了,跟在婆姨怀了一样!

  黄水由深变浅,也就证明戳好垛儿了,富贵也是行家,忍住手上冻裂的口子,在河水一下一下的戳,血随着河水,黄水一直像下游流去! 工人们一个个走出水里,手里提溜沉甸甸的沙口包,来到岸边条石,解开沙口,取出木锤,熟练顺时针一旋,单膝跪压沙包,把剩余黄水挤压出来,手往上一提,沙口自然旋开,倒出垛儿,轻轻的码上在向阳处,接着继续下一个。

  富贵看到一个个,黄黄像柿饼般的 垛儿,仿佛看到老婆的花衣服,白白的大馒头,孩子叫爹的亲热声!

  戳好的垛儿,是做草纸的胚料,还的有几道工序,池里捞,用竹篾定为四方湿纸,分发给妇女,领回家自己找墙面粘贴,晒干用稻秸分开张数,,土话就是刀

  大家来自五湖四海,为了求生,来到宝地赤桥。 赤桥人很善良,大家同等对待,不欺负外乡人,外来人口多,所以说赤桥是杂姓村,据说有二十多个省,一百多个姓氏,

  赤桥纸坊生的苦,脱了裤儿下了水。赤桥纸坊命不强,光的屁股搗泥浆,水里头捞,圪地上凉,一年四季光的光,有心拉到去她妈,唉,吃饭离不开水龙王!

http://ronodesign.com/chiduoxiang/46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